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心理健康 > 心理健康 > 心理常识>我的脑子进水了!!! 正文

我的脑子进水了!!!

时间: 2020-03-31 15:24:24  来源:西南健康网  热度:2442
导语:我的脑子进水了!!!?大概因为我的脑子封闭的缘故,这海水就在我的脑子里没完没了地翻腾,让我忘记了很多本应记住的东西,让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身在何处,现在又是何年何月我真的酷爱大海,但还没有到希望海水钻到我脑子里的地步。这次他也许说了很多,但我只记住了前面的几个字,那一刻我的脑子进水了,真的进水了,和20岁时的海水也许混在了一起。

  我不能理解这个混乱的自己的大脑,我惟一的感觉就是那海水越来越多,越来越浓,几乎让我窒息了。我已经好久没有写出一段有价值的文字了,每次的开头几乎都是相同的:

  我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,否则怎么会变得毫无头绪,而且一定是海水,否则不会这样又苦又咸。大概因为我的脑子封闭的缘故,这海水就在我的脑子里没完没了地翻腾,让我忘记了很多本应记住的东西,让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身在何处,现在又是何年何月

  好多天了,我总是静静地坐在小院的藤椅上,大脑被一些不连贯的画面震撼得片刻不得安宁。但我的表情却好像没有跟上我跳跃的思绪,否则家人不会总说我“呆呆地”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  我一次次试图跃过这些杂乱无章的字眼,写一些让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又清醒了的、有价值的句子,但这个过程好像比“飞跃黄河”还要困难。

  于是,我开始郑重地把这句话打在标题的位置,告诉自己和家人。这也许是一篇真实的故事,也许是将来医生为我确诊时可以参考的病历。

  我的大脑中和海水在一起的故事

  我真的酷爱大海,但还没有到希望海水钻到我脑子里的地步。我几乎每年都会找机会去见见海,虽然那是不同的海域,不同的海滩,不同的声音和感觉,但那却是相同的约会:我和大海的约会。

  我去过好多次大连、珠海、厦门……却从来没有勇气去青岛与大海约会。在我的记忆深处,青岛是一个被梦魇笼罩的城市,它在好几年中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,那个城市和那里的海滩是扼杀我初恋的帮凶。我为之迷惑的八年,我生命中最可依恋的“纯真年代”,就在那里,在大海的注视下消失得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的记忆。而我却是一个缺席的被告,没有见证这段几乎改变我生命轨迹的历史,那年我20岁。

  我和他是一起长大的,在相同的校园,相同的运动队,穿相同的运动衫,参加相同的训练,练习相同的项目,还有着相同的默契,走过了八年相同的岁月。

  我一直以为这是我生命的全部,和他一起走过一个又一个年轮,和他一起长大、长高,一起走进我们共同的人生。我保留着和他在一起的所有记忆,用我的大脑,也用我的笔。我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,珍藏着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日记本,我甚至像背唐诗、宋词一样,反复默念着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温暖的日子。

 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的远远的注视所带给我的那份自信和自豪。他的目光好像是天神的眼睛,能为我带来一天的陶醉与满足。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,我只知道他在我的生命中和别人不一样,其他的东西是可以和朋友分享的,但他的注视却只属于我一个人。我觉得我的一生都会锁定这样一份注视,也许会从远远的,变成……

  一年又一年,我们真的一起长大了,长高了。不再拥有那么多共同的外在环境,但我们对彼此的关注却始终没有改变。我依旧陶醉于他的注视,那依旧是我自信的最大源泉。在不同的校园里,生活在不同的同学中间,学着不同的专业,但我们好像还醉心于“纯真年代”的感觉,好像这样一直走下去,一定又会走到一个相同的空间中,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空间。

  我还记得不开心的时候,一个人跑到他的校园里,坐在他“西西楼446”宿舍的床边,向他诉说自己的委屈。也许当时只是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,但我喜欢他抚乱我的短发,耐心安慰我的感觉。我知道这时候他一定会用那种很温柔的眼神注视我,这目光在伴我成长了八年之后,依旧让我迷恋。

  他骑着那辆“老爷车”送我回学校,不知道这是八年中第多少次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。我更无法知道的是,这是最后一次,我可以从这个角度看他高大的背影,可以这样轻拥着他的后背。

  他是学生物专业的。那年的暑假,学校组织他们去青岛实习,采集海洋生物标本。两个月的假期他们几乎都是在青岛度过的。

  我从未去过青岛,但那个假期青岛几乎成了我的梦中家园,陪伴我的是他的信和我的想像。我能清晰地想像出那海浪和海滩,能想像出那日出与夕阳,我甚至还好几次跑到北图去看各种与青岛有关的书籍,好像这两个字是他的别称。

  但慢慢地,我必须完全凭我的想像去认识青岛了,因为在最后的一个月里,我没有再收到他的只言片语。那是漫长的一个月,已经超过了我所有想像的极限。这一个月好像比我记忆中的八年还要长。

  开学以后,我才再次见到他,还是在他的校园里,在西西楼对面的一排石凳上。他的皮肤变得黝黑了,他依旧高大、健康,但在阳光下我却没有再从他的注视中找到那种让我迷恋的感觉。我好像看到了一种距离,一种在阳光下也无法消散的、让人心寒的距离。

  他还是开口了,在经过了良久的沉默之后。

  “在那样的海滩上,你知道,年轻人……”

  不是我省略了后面的句子,这13个字就是他给我的全部答案,只有13个字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他说得再多些,还是就此为止。他后面没有再说什么,我们就那样面对面坐在石凳上。我没有勇气去看他是否还注视过我,时间好像停了,又好像快得超过了我的承受能力。到他实验的时间了,我依旧很平静地提醒他不要迟到。

  他就那样走出了我的视线,好像回过头,又好像没有丝毫的留恋。我一个人又在那里坐了很久。那一刻我的脑子第一次进水了,是海水,青岛的海水,很浓、很咸。这海水在我的大脑中翻腾,让我失去了一份八年才培养出来的自信,失去了一份原本要走过一生的期待和默契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如此冷静,没有眼泪,没有一句过激的语言。也许都是因为那海水,它在我的脑子中让我无法迸发出任何激情。

  那年我20岁。

  不要以为我的脑子从那时候进了海水,我这几年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进水的状态,我只是在那次的经历中失去了一份自信,但我依旧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在校园里、家里。除了我最好的朋友,没有其他人知道这段经历,我不想让家人和同学知道我在那个暑假灌了一脑子青岛的海水。

  我开始躲在套子里生活,我不再自信,不再自负,也不再张扬。我在那个20岁的午后,好像又重新经历了生命中的又一个八年,我开始像一个28岁的受伤女人一样,谨慎地选择每一天的生活。我知道,我已经告别了我生命中的“纯真年代”。

  生活依旧在继续,每天的太阳都是全新的,但我的阳光已经少了一种颜色。

  这次的海水

  我的生活依旧在继续。我毕业了,工作了,认识了家人为我介绍的男友,被彼此的家人接受,选择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。

  我以为我的生活在平静中继续,我以为没有自信,脑子中进过一次水的我依旧可以选择平静的生活,可以被平静的生活选择。

  外子要去青岛出差,我认真地为他收拾行李,提醒他注意身体,像所有平静的夫妻一样告别。

  两周之后他回来了,但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  在沉默了良久之后,他不敢正视我的眼睛:“在那样的海滩上,你知道……”

  这次他也许说了很多,但我只记住了前面的几个字,那一刻我的脑子进水了,真的进水了,和20岁时的海水也许混在了一起。

  为什么又是青岛的海水,为什么隔了八年又重新灌到我的脑子里从那一刻起,我就陷入了这种混沌的状态,我又开始在噩梦中出现青岛了,那海浪,那沙滩,和总是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。

  我坐在小院的藤椅上,进了海水的脑子在不停地运转着,所有的思绪都不连贯。我能听到他们在远处说我“呆呆的”,但说什么对我都不重要了。

  我的脑子进水了,真的!!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njkw.vip/jkxl/xlcs/952.html

转载申明:西南健康网,欢迎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!